雅言如沫

走过的是足迹,走不到是憧憬。
后来的我们
好好生活,好好变老。
【一个小号】

【维勇】Glitter on ICE (12)

*新年快乐~~~~

*自己写个第二季玩儿,长篇

*完全是自己的脑洞,接续第一季的剧情,正剧向,有日常也有比赛,当然最重要是感情发展(毕竟我的终极目标是拿金牌结婚!)

*体育废,花滑知识匮乏,所以在花滑的设定上会有硬伤

*有私设


12   长谷津日常,泡温泉感冒的维克托


“(。・∀・)ノ゙嗨~~”回到胜生乌托邦,维克托热情地跟等着迎接他们的各位打招呼。

“小维啊,欢迎回家。”爸爸妈妈笑着帮他拿行李。

维克托特别开心,嘴巴都笑成了心形,从行李箱里拿出准备好的礼物。

“怎么又把他们两个带回来了?”真利姐把勇利拉到一边问道,“住宿费和饭菜都不要钱吗?这次不准白吃白喝。”

维克托听到了这话,凑过来道,“这样啊……勇利还欠我教练费呢,可以用来抵我和马卡钦的费用啊。不过尤里奥就……尤里奥就做苦工当做饭钱好了!”

尤里奥一直在忍耐,现在终于冒火了,“为什么我要做苦工?!我已经一路帮你们拿行李了!”

勇利终于发现带维克托回家是正确的决定了。

宽子妈妈每天准备药材让他们泡药汤,温度适宜的硫磺泉可以缓解肌肉酸痛,勇利的韧带拉伤好得更快了,他相信这对于维克托的旧伤也有帮助。

勇利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,除了还不能练习跳跃,简单地完全一些动作也不是问题。

维克托又过上了每天泡温泉、吃美味的炸猪排盖饭的生活。每天泡在温泉里,之后在享受一杯清酒,他几乎觉得这就是在享受人生。

“啊…嚏——”这已经是今天晚饭的时候,维克托打得第五个喷嚏了。

“小维是不是感冒了啊?来来来,再喝一杯。”爸爸给他倒了一杯酒,想要他暖暖身体。

“每天在温泉里也会感冒啊?”真利姐相当不解。

“唉……”勇利叹气。维克托每天泡完温泉出来,多半是为了秀好身材干脆裸着,最多也只是拿浴巾裹一下,这个样子,稍微吹一点冷风就很容易感冒吧。

因为身体不舒服,维克托很早就睡了,勇利拿了感冒药和水,送到他的房间的时候,发现他的额头竟然有一点烫。

“维克托,维克托……”想要叫他起来吃药,可是看他睡得那么好,他又不忍心了。

可是怎么回事啊?都已经感冒了,这个人居然还裸睡?

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。

勇利拉了拉被子,替他把露在外面的肩头盖了起来。

“汪!”马卡钦醒了,看见勇利,直往他怀里扑,勇利抚了抚他的头。

一整夜,因为担心维克托,勇利几乎隔半个小时就要去他的房间看看,帮他盖好被子。就这样,他几乎没怎么睡。

早上,宽子妈妈在厨房准备早餐,勇利进去帮忙。

“小维身体不舒服,不知道他想要吃什么呢?”

“妈妈,还是我来吧。”勇利早就想好了,早餐还是给维克托准备一点粥吧。

见他熟练地开始操作,宽子妈妈笑道,“小勇利连做饭都娴熟了呢,看来跟维克托生活得不错。已经懂得照顾别人了啊。”

维克托醒来,穿好衣服准备下床的时候,勇利正好推门进来。

于是维克托没有动,静静地看着他走来,伸手触了触自己的额头,“还是有点发烧啊,先起床吃早餐吧,然后再吃药。”

维克托很听话地从床上爬起来,勇利已经在桌上布好了早餐,趁着他喝粥的时候,又去准备热水和药丸。

“妈妈说维克托要再泡一下温泉,这样有助于缓解感冒,不过要小心,别再受凉了,所以特意交代你要穿浴袍。”

“我知道啦~~”维克托觉得今早的粥特别香甜,连头疼和鼻塞都是幸福的感觉呢,因为被人关怀呵护着。

让维克托吃完了药,勇利带着礼物去看望优子。

优子家的三个孩子知道两个yuri和维克托都回来了,比过节还要开心。

“勇利,你去看一下小维吧。”勇利回到家的时候,宽子妈妈非常焦急地拉着他说道。

真利姐在一旁补充,“他已经泡了一个小时没有出来了,该不会是晕倒了吧?”

勇利被吓了一跳,连忙去找维克托。

那家伙果然还泡在温泉里,头上顶着浴巾,脸色通红,闭着眼睛。

遭了,该不会是晕过去了吧?

“维克托,维克托!”

勇利跑过去摇晃着他,半晌才看见他睁开眼睛。

“维克托你没事吧?”

维克托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神色,眼光都迷离着,“嗯?我睡了多久?”

啊,原来他只是因为泡得太舒服所以睡着了。不过这样睡着的话,还是很容易晕倒的啊!

勇利连忙把他拉起来,担心他脱水,又拿了牛奶来给他喝,“真是的,怎么能泡在水里睡着呢……”

维克托咕噜咕噜的喝完了牛奶,而后还不忘舔了舔嘴唇上的奶渍,眯着眼睛吻勇利道,“勇利其实很喜欢我吧?”

“诶……为什么突然这么问?”

维克托把喝空了的杯子递给勇利,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服务,“因为勇利的房间里挂满了我的海报呢~”

“啊?啊啊啊——那是因为……不是,那是……”紧张得语无伦次,勇利心想着都怪真利姐,干嘛着急把自己的房间恢复成原样啊,那些海报本来不是被自己藏得好好的吗?

可是事到如今,也只能说实话了吧?

“其实……小时候就看过维克托的比赛,真的很喜欢,维克托在冰上的样子……好迷人啊,”勇利回想着,不禁露出了憧憬的微笑,“那时候就想着,如果我好好练习,将来是不是也可以和维克托站在同一个赛场上,甚至站在同一个领奖台上呢。不过我一直都很差劲,还以为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呢。”

“勇利……”维克托直视着勇利露出沮丧和难过的脸,扶好了他的眼镜,似乎是想要他更清楚地看着自己,“勇利,现在的我,在你面前啊。”

“维克托……”睁大了眼睛看他,近距离地和他对视,那个从前只能远远凝望的人,如今真的就在自己身边,勇利觉得即便是梦,这么美的梦也太难得了。

泡了温泉也吃了药,维克托的感冒好转了很多。

不过他总是裸睡,还不好好盖被子的习惯还是改不掉,依旧担心他会着凉,勇利晚上偷偷溜进了维克托的房间。

这一次,当他帮维克托盖被子的时候,维克托忽然抓住了他的手。

原来他并没有睡着。

“我的睡美人不睡觉,又溜进我的房间了呢。”

“那是因为维克托睡觉太不老实了。”

“那么,勇利陪我一起睡吧。有勇利在,我会安分的。”

“诶……”勇利的脸颊发烫,一时间忘了拒绝。

维克托干脆耍赖,“勇利不答应的话,我会把被子踢到地上的哦。”

这么大的一个人,怎么跟小孩子一样呢?勇利无奈,只好答应了。

胜生乌托邦的夜晚很安静,能听到远方传来的海浪声,一下一下温和地拍打着心房。

借着星光,维克托看见勇利已经睡着了。

他睡着的样子很乖,头发垂着,常常的睫毛偶尔会一颤一颤的,维克托伸手拨弄了一下他的发梢,右手上的戒指在黑暗里闪着点点的光。

“晚安,My love。”

 

“遭了!已经这么晚了吗?”醒来的勇利看了看时间,惊得嗖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。不过他忘了自己睡在维克托的房里,庆幸幸好没有吵醒他,勇利起身披上外套,急急忙忙地往厨房里跑。

糟糕了,维克托的早餐还没有开始准备呢。还有二十分钟,按照维克托的习惯,还有二十分钟就要自然醒了!

真利抱着手臂站在厨房门口,“你干嘛这么慌慌张张?你的教练晚一点吃饭又不会饿死的。在没有你之前,他每天的伙食都是怎么解决的?”

勇利被姐姐吵得更加忙乱,把她让外面推,“你别站在这里干扰我,去别的地方呆会吧。”

厨房里终于安静了,勇利才能安静地思考今天的早餐煮什么。

因为感冒,维克托昨天已经喝了一整天粥了,今天换个口味吧,煮个清淡的日式拉面好了。

打了两个鸡蛋,又切了一些蔬菜,然后开始调酱汁,勇利忽然感觉肩膀上多了个重物。

“姐姐你别闹我了!”伸手拍向那张脸,勇利却发现触感有点不对,转头一看,“维、维克托?”

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俄罗斯男人,头发还有点乱,脸上还有枕头留下的印子,索性伸长手,从身后抱住他,“勇利今天做什么早餐呢,好期待。”

“那个……你去外面等吧,今天我起晚了点。”他在这里,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的话,他根本没办法继续操作嘛。

维克托完全忽视了勇利的逐客令,“不如我来帮勇利的忙吧。”

勇利放下手里的汤匙,掰开维克托搂住自己腰的手,将他推到厨房门口,“你去外面等就好了。”“轰”地一下把门关上了。

回到流理台前继续调制酱汁,勺子在碗里搅了好几圈之后,勇利才陡然发现自己把糖当成了盐。

唉真是的,为什么最近只要一靠近维克托,心里就小鹿乱撞呢?

拍了拍自己依旧滚烫的面颊,勇利将鸡蛋打入煮开的面汤里。

诶……为什么打出来的鸡蛋会变成一个心形?
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58)